<code id='ijrw5'><strong id='ijrw5'></strong></code>

<span id='ijrw5'></span>

<ins id='ijrw5'></ins>
<i id='ijrw5'></i>
  1. <tr id='ijrw5'><strong id='ijrw5'></strong><small id='ijrw5'></small><button id='ijrw5'></button><li id='ijrw5'><noscript id='ijrw5'><big id='ijrw5'></big><dt id='ijrw5'></dt></noscript></li></tr><ol id='ijrw5'><table id='ijrw5'><blockquote id='ijrw5'><tbody id='ijrw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jrw5'></u><kbd id='ijrw5'><kbd id='ijrw5'></kbd></kbd>
  2. <i id='ijrw5'><div id='ijrw5'><ins id='ijrw5'></ins></div></i>

    <acronym id='ijrw5'><em id='ijrw5'></em><td id='ijrw5'><div id='ijrw5'></div></td></acronym><address id='ijrw5'><big id='ijrw5'><big id='ijrw5'></big><legend id='ijrw5'></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ijrw5'></fieldset>
        1. <dl id='ijrw5'></dl>

          黑段子之逃婚

          • 时间:
          • 浏览:28
          • 来源:大香伊蕉最新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9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国产

            靜雯屏住呼吸躲在矮樹叢中,透過闊葉之間的縫隙,看著搜索自己的鎮民在距離自己不到一米的眼前經過,後悔當初不應該來到這個地方。

            一星期前,她和那個叫宇辰的男人見瞭面。那是母親不知通過什麼途徑安排的相親,她本來沒有抱太大的期望,但見面後,宇辰帥氣的相貌和文質彬彬的談吐瞬間俘虜瞭她的心。而且對方是某鎮高官的兒子,權力財富兼備,可謂衣食無憂。

            相比之下,靜雯傢雖不算貧苦,但父母在她還小的時候就已經離異,現在母親收入甚微,生活可謂十分拮據,隻能勉強負擔傢中弟妹兩人的生活和上學費用。因此,母親總想她嫁個好人傢,不辭勞苦尋找有錢有勢的人安排相親,沒想到第一個目標就如此完美。

            在母親勢利作風的熏陶下長大的靜雯也過夠瞭捉襟見肘的生活,也想和街上的貴婦人一樣穿名牌戴奢侈品,於是馬上答應瞭交往,雙方也都見瞭傢長。不到一個星期,兩人便決定結婚。

            其實,靜雯本就有一個男朋友若林,論長相和性格也不差,兩人情投意合,甚至說過等她畢業就結婚。但是和宇辰見面以後,靜雯就把先前的承諾忘在瞭腦後,果斷拋棄瞭若林。

            就在昨天,宇辰把她接到傢中舉行結婚儀式,然而鎮上有個奇怪的風俗,儀式當天新娘的傢人朋友均不得出席,靜雯隻好一個人換上瞭傳統的婚宴裝束,踏入大堂。掀起蓋頭的那一刻,靜雯嚇得差點暈過去。大堂中央,一張黑白遺照赫然立在菊花圈內,照片中的人她從未見過。大堂香燭林立,在她身旁本應站著新郎的地方,擺著一個紙紮的人!

            她想起以前網上流傳過的傳說,是關於某個瘋狂小鎮的奇怪風俗,鎮上一些英年早逝的男人會尋找女人進行冥婚;已婚的夫婦,若男人去世,妻子也要陪葬。

            靜雯當時以為那隻是恐怖段子手的傑作,現在竟然成為瞭現實。

            新郎傢屬中站著一個和宇辰長得一樣的人,靜雯立即明白,宇辰是遺照上的男人,自己隻是被其傢人騙來冥婚的犧牲品。

            她猛地沖上前推倒瞭遺照和花圈,整個祭臺瞬間被燭火覆蓋。趁著大傢慌亂之際,靜雯逃瞭出去。

            新郎的親屬在後面追趕,靜雯邊跑邊撕掉身上的裝束,躲進瞭小鎮附近的樹林。眼看著過去瞭一波鎮民,靜雯從矮樹叢中站起,想沿反方向逃逸,剛起身就發覺,樹林裡已佈滿瞭追兵。她顫抖著掏出手機,快捷撥號依然是若林的號碼,但指尖放在撥打鍵上,遲遲按不下去。

            “喂!這邊!”樹林某處傳來細微的聲音。靜雯轉過頭,發現有個女生隱蔽在一棵大樹後呼喚她,還用手指著某個方向。靜雯看見救兵,差點兒哭瞭出來,馬上彎身跟上,逃離瞭現場。

            跑瞭一段,靜雯看見前方女子和自己一樣衣衫不整,腕上還帶著婚宴首飾,隱約覺得不妥,馬上停下腳步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對路這麼熟悉?”

            “因為我剛才就是沿這條路逃出來的啊。”女子的回答讓靜雯的心再次懸上喉頭,反應過來的瞬間,她被女人猛推一下,跌入旁邊的一條小溝,然後她聽見女人朝剛才逃往的方向大喊:“在這裡!”

            靜雯抬頭,看見一隊從未見過的鎮民正往這邊趕來,她立刻明白過來,女人也被另一戶人傢騙來冥婚,現在打算讓自己替代。靜雯生氣地撿起一塊大石頭,砸中女人的額頭,將其擊昏,自己則利用小溝掩護,趁鎮民趕到之前逃離。

            “靜雯!”一個聲音從前方傳來,她抬起頭,竟然是若林,向她伸著手。她猶豫不決,許久沒有回應,眼看鎮民越來越近,才迫於無奈地把手交到若林手上。

            不知道跑瞭多久,終於逃出瞭鎮民的搜索范圍,靜雯幾近虛脫,這時才發現若林也不見瞭。是若林救瞭自己,靜雯泣不成聲,想起分手那天,她約若林在初次見面的地方告別,不幸的是,當天她將死纏爛打的若林推開時,一輛貨車飛駛而過,告別成瞭永別。

            或許隻是因為自己對若林的內疚和思念,才幻想出瞭這一幕,無論怎樣,這次的確是成功逃脫瞭。靜雯重新啟程,不料酸軟的雙腿沒有站穩,摔到一旁的深坑裡。她嚇得彈跳起來,坑底是一副棺木,四壁沒有立足點,沒有辦法爬出去。

            一絲預感閃過腦海,靜雯戰戰兢兢地打開棺木,呈現在眼前的,是若林的臉。

            這時,她聽見瞭深坑頂上傳來鏟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