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hj92'></span>

        1. <i id='mhj92'></i>
          1. <tr id='mhj92'><strong id='mhj92'></strong><small id='mhj92'></small><button id='mhj92'></button><li id='mhj92'><noscript id='mhj92'><big id='mhj92'></big><dt id='mhj92'></dt></noscript></li></tr><ol id='mhj92'><table id='mhj92'><blockquote id='mhj92'><tbody id='mhj9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hj92'></u><kbd id='mhj92'><kbd id='mhj92'></kbd></kbd>
          2. <ins id='mhj92'></ins>

          3. <dl id='mhj92'></dl>

            <code id='mhj92'><strong id='mhj92'></strong></code>

            <acronym id='mhj92'><em id='mhj92'></em><td id='mhj92'><div id='mhj92'></div></td></acronym><address id='mhj92'><big id='mhj92'><big id='mhj92'></big><legend id='mhj92'></legend></big></address>
          4. <fieldset id='mhj92'></fieldset>
            <i id='mhj92'><div id='mhj92'><ins id='mhj92'></ins></div></i>

            窟窿照片

            • 时间:
            • 浏览:109
            • 来源:大香伊蕉最新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9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国产

               引子
               
            十歲那年,我無意中在爸爸的一本舊書中翻出他的一張大學集體照片,一眼從幾十人中認出瞭笑顏滿面的爸爸。可是爸爸右邊隻留下一個窟窿。好奇的我拿著照片跑去問爸爸本應該填補這個窟窿的人是誰時,他臉上頓時寫滿瞭令我不解的陰鬱。我費盡瞭一個十歲男孩僅有的心計想弄清楚窟窿裡應該填補的人何以讓爸爸如此陰鬱,卻是徒勞無功。隨著歲月汩汩流逝,我也漸漸淡忘瞭這件事。
               
            〈一〉碰到校園清潔工文強
               
            大學報到這天,爸爸送我去學校。坐在車上百般無聊的我就拿出手機給女朋友冰姬發短信。
               
            高二時,不學無術隻知道跟一幫狐朋狗友鬼混的我無可救藥地喜歡上瞭成績可以在全校排到前幾名的冰姬。冰姬就用激將法說:張揚,我的理想是兩年後考上A市醫學院,那在全國都很出名的。你如果想追我就到那裡追。從來不甘認輸的我竭盡全力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經過我的不懈努力,最終如願以償拿到瞭自由出入A市醫學院大門的鑰匙。
               
            爸爸幫著我把一切安頓好後說要回去。我送爸爸出校門的時候他突然在一個學校清潔工面前止住瞭腳步。我看到那個和爸爸年齡相仿的清潔工掠過一份驚詫後隨即恢復瞭陌生人的表情。
                “
            文飛,你怎麼在這裡做清潔工哪?爸爸驚訝地問。
                “
            文飛是我弟弟,我是文飛的孿生哥哥文強,請問你是文飛的朋友嗎?
                “
            是這樣啊,我說怎麼長的如此像呢。我是文飛大學時的同學,大學畢業後就再沒見過面。唉,時間真快,眨眼間有二十多年瞭。
                “
            是啊,時間過的就是快。這個自稱文飛孿生哥哥的人感嘆後看著我問爸爸,這是你兒子吧,和你上學時長的一模一樣。
                “
            是我兒子,老同學看到他也都這麼說。對瞭,上學時你也見過我嗎?
                “
            哦,沒見過。文飛不是有你們的畢業照片嗎,我看的照片……”
               
            我從文強吞吞吐吐的談話中隱約感覺到他在努力掩飾著什麼,可他又在掩飾什麼呢?
               
            〈二〉寒氣逼人的實驗室女屍
               
            開學頭幾天新生都沒有正式上課,基本上每天都是閑聊,認識一下新同學。我可沒忘我來到這所學校的初衷,爭取在最短的時間裡把冰姬追到手,讓她成為我的女朋友。
               
            冰姬和我經常到學校的後山上玩,我幾次站在山上把學校一切收入眼底時都註意到文強在清掃地面時總會頻頻把頭扭向西北方向看看,好像那裡有讓他魂牽夢繞的東西一樣。
                
            學校開始上課的第一天便要跟老師到人體實驗室學習。畢竟是學醫的,人體的基本知識是我們首先要瞭解的。學校的實驗樓都坐落在學校的西北方向,我夾在同學中跟隨著老師第一次去那裡,裡面共有五具屍體分別放在盛滿瞭防腐藥水的透明器皿中。
               
            我仔細觀察著他們。當看到5號女屍時頓時從腳底升出一股冷氣直到頭頂。就在我對她眼睛一瞥的剎那,她那深水般的眼眸竟然死死地盯住瞭我,上面寫滿愛戀,卻也寫著冷冷的殺機,令我不寒而栗。

            〈三〉一個莫名其妙的女孩
               
            晚上,我去女生宿舍找冰姬出去玩。
               
            冰姬跑在前面愉快地吹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是一首相當老的歌瞭,可是冰姬很喜歡。
                “
            深夜花園裡四處靜悄悄,隻有風兒在輕輕唱,夜色多麼好,心兒多爽朗,在這迷人的晚上……”就在我跟著冰姬的口哨輕聲唱時,身後傳出一個女孩的聲音:那個時候你就經常唱這首歌的,我已經好久沒聽你唱瞭。我本能地扭頭望去,一個女孩子站在我的身後看著我說話。昏暗的路燈下,我看不清她的臉。
                “
            前面那個女孩是誰?你怎麼能和她在一起?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她的聲音霎時變得憤怒。
                “
            她是我的女朋友冰姬。你是誰?我不認識你啊。我納悶於這個女孩的莫名其妙。
                “
            我們大學同學瞭三年,你怎麼會不認識我?我被她的話弄迷糊瞭,我的大學明明才剛剛開始啊,她卻穿越未來時光說我和她同學瞭三年。
                “
            不好意思,你認錯人瞭。我盡量語氣委婉地說。
                “
            不!她還想接著說什麼,呼吸卻一下子變得急促。我的時間到瞭,我得回去。她斷斷續續說完便疾步跑遠瞭。
               
            本想把女孩跟我的談話告訴冰姬,但轉念一想還是算瞭,省得她再吃醋生氣,我還要費盡口舌去哄她。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返校後我們碰到從西北方向過來的文強。他徑直走近我問:剛才是不是有一個女孩跟你打招呼?我在心裡吃驚他怎麼知道的,但自認為反應不慢的我瞬間從紛亂的思緒中梳理出兩條不能承認的理由。
                1.
            我暫時摸不清文強跟陌生女孩的關系。如果承認女孩跟我打過招呼,會不會對她有意想不到的傷害。雖然我並不認識這個自稱跟我很熟的女孩,但是出自本能的惻隱之心我也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2.
            畢竟我剛才怕搬瞭石頭砸自己的腳而沒告訴冰姬有女孩跟我打招呼的事,如果現在再承認豈不是更引起冰姬的疑心。
               
            得到我的否定回答後,文強疑惑地離開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