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0qa47'></span>
    <i id='0qa47'></i>

    <acronym id='0qa47'><em id='0qa47'></em><td id='0qa47'><div id='0qa47'></div></td></acronym><address id='0qa47'><big id='0qa47'><big id='0qa47'></big><legend id='0qa47'></legend></big></address>

      <code id='0qa47'><strong id='0qa47'></strong></code>

        <i id='0qa47'><div id='0qa47'><ins id='0qa47'></ins></div></i>

        <ins id='0qa47'></ins><dl id='0qa47'></dl>
      1. <fieldset id='0qa47'></fieldset>
        1. <tr id='0qa47'><strong id='0qa47'></strong><small id='0qa47'></small><button id='0qa47'></button><li id='0qa47'><noscript id='0qa47'><big id='0qa47'></big><dt id='0qa47'></dt></noscript></li></tr><ol id='0qa47'><table id='0qa47'><blockquote id='0qa47'><tbody id='0qa4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qa47'></u><kbd id='0qa47'><kbd id='0qa47'></kbd></kbd>
        2. 鄉村怪談之孝順的爹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大香伊蕉最新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9视频_大香伊在人线国产

            這是小時候奶奶講述的故事,其實也算不上鬼故事,隻是覺得很多事情冥冥中上天早已有瞭註定,相信這就是所謂的因果循環吧。

            奶奶傢在鄉村裡,是連山二隊,隔壁村子就是連山一隊。那個時候一個村也叫一個生產隊。在一隊和二隊的交接處連著好幾個很大的魚塘。那裡面的水從來沒有幹過,誰也不知道裡面究竟有多少魚,誰也不知道裡面最大的魚有多大。兩個隊的人都靠這池塘裡的水過日子。

            事件的主人公是張老頭。張老頭是個駝背,人很瘦,時常杵著個樹枝當拐杖,走幾步便要停下來喘著粗氣咳嗽兩聲。張老頭命苦,老婆剛生下孩子兩年就走瞭,那個年代沒什麼吃的,張老頭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的把孩子拉扯大。年輕的時候想續個老婆吧,人傢一看張老頭帶著個孩子,連著相瞭幾個,都把人給嚇走瞭,大傢都想減輕負擔,誰還想再給傢裡增張嘴啊?時間長瞭,張老頭也就斷瞭這念頭。一個人不僅把孩子帶大瞭,還承包瞭個池塘,今年是承包的第一年。原本這個池塘是不會承包給張老頭的,張老頭傢就兩件茅草屋,根本沒那個錢來承包,但是張老頭彎著腰駝著背往村長傢跑瞭一趟又一趟,差點還鬧到瞭鄉上。村長也是可憐張老頭,大傢都知道張老頭兒子張強該娶老婆瞭,可傢裡太窮瞭,沒哪個女孩子看得上張強,張老頭也是著急瞭,可憐天下父母心啊,村長和村裡人一商量,決定還是把池塘承包給張老頭,但是年底的時候,必須拿出一半賣魚的錢給村裡修水塔。

            自從張老頭承包瞭魚塘,大傢便經常看見張老頭半拉著跪在山上,一把又一把地扯著魚草。

            張老頭也是為瞭降低成本,不管多遠,不管天氣多壞都是帶著張強去扯新鮮的魚草。然而不管怎樣,張老頭池塘邊半人多高的魚草,他卻從來不碰,張老頭總說那是為將來準備的,其實大傢都知道,張老頭怕自己老得動不瞭瞭,沒辦法去遠的地方扯草,張強又是個比較懶惰的人。

            年底時,村裡人都幫著撈魚,張老頭看著一網又一網的魚,長滿皺紋的臉上全是燦爛的笑容,這麼多年來,張老頭第一次感到這苦難的生活有瞭出頭。除去修水塔的錢,張老頭還有餘錢將傢裡的一間茅草屋換成瓦房。

            第三年春天的時候,張強結婚瞭,對象是村長的侄女,雖然長得醜,但怎麼也還是個女人。傢裡有錢瞭,房子換成瞭小洋房,本長得有些難看的張強看上去也英俊瞭,唯一的是張老頭看起來更老瞭,不過五十幾歲,看起來卻像七八十歲的人。張老頭的身體也比以前差瞭,不能再去扯草瞭,隻能坐在凳子上,睜著渾濁的雙眼,無神地看著魚塘的方向,那裡寄托瞭張老頭一生的希望。

            即便張老頭的身體越來越差,張老頭還是時不時地杵著樹棒到魚塘邊站站,看看,往池塘裡的魚兒扔點魚草,自言自語地嘮叨一會。終於在冬天的時候張老頭倒在瞭床上。然而自從有錢瞭,張強就成瞭麻將桌上的常客,兩夫妻就在照顧張老頭的問題上鬧翻瞭天,甚至當著張老頭的面打瞭架

            可憐張老頭辛苦瞭一輩子,為兒子張羅瞭一輩子,結果自己卻什麼都得不到。以前窮的時候兒子還知道先讓老子吃飯,現在張老頭躺在床上就如同街上的乞丐,兒子媳婦心情好瞭賞碗飯吃,心情不好時還要辱罵張老頭。

            國慶節是張老頭的生日,五十八歲瞭,幾個親戚一商量決定給張老頭過個大生,請村裡人吃吃飯,也沖沖喜,說不準這麼一沖,張老頭病好瞭也不定。其實大傢也是可憐張老頭,苦瞭一輩子什麼都沒有。

            酒席很快擺好瞭,張老頭生日的頭天晚上下瞭一場大暴雨。生日當天卻是怎麼也找不到張老頭。到席的人都急瞭,這張老頭都病成那樣瞭,還能去哪裡?大傢都問張傢媳婦,張傢媳婦甩甩頭,誰知道那老頭會跑哪裡去啊。村裡人都知道張傢媳婦仗著娘傢有點勢力,在村裡都是橫行霸道的,更別說照顧張老頭瞭。大傢都隻有問張強,張強聳拉著腦袋,支支吾吾半天,什麼也沒說出來。這男人,已經徹底成妻管嚴瞭。

            村裡人自發出去尋找張老頭瞭,也許真的是張老頭有點好轉瞭,自個出去轉悠瞭大個人,總不會憑空消失瞭吧。

            找瞭一天,還是沒有張老頭的影子,大傢開始著急瞭,這張老頭他總不會不回傢吃飯吧,今天傢裡為他慶生,他不可能不知道的吧。村裡人還想出去找找,但是到傍晚的時候,突然又下起瞭暴雨,雨打在人身上也生痛,這雨沒辦法讓人出門瞭,村裡人商量好等天亮瞭,雨一停就去找張老頭,於是各自回瞭傢。

            第二天,村裡人還沒到張傢,就看見瞭張傢媳婦披頭散發地奔瞭出來,哭得天昏地暗的。原來是昨半夜張強說要去茅廁,結果就再也沒有回來。村裡人慌瞭,這才不見瞭一個張老頭,現在又不見瞭一個,怎麼回事?村裡人趕緊四下裡去尋找。經過魚塘的時候,大傢呆住瞭。大傢看見瞭張老頭背對著眾人站在魚塘裡!那裡雖然是淺水區,但是怎麼也有一兩米深吧,不知道張老頭是怎麼穩穩站在那裡的。大傢靠近瞭一看,不得瞭,水裡還有人,一看竟是張強。這詭異的畫面:張老頭臉色青紫,眼睛張得很大,嘴裡都是泥沙,明明是淹死的,張老頭表情卻有點微笑!再看張強,卻是閉著眼睛的,嘴巴也是閉得緊緊的,但神情很痛苦,應該死去好幾個小時瞭,但怪就怪在死瞭那麼久,張強還保持著站立的姿勢,隻露瞭點頭發飄在水面上,兩隻手反摟著張老頭,背著張老頭。平時看張強的懶惰有點混賬,但大傢都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孝順。一定是他發現張老頭掉水瞭,下水救張老頭,可惜啊……

            村裡人感嘆著,忙著下水打撈兩人的屍體,張傢媳婦大叫瞭一聲昏倒在地上。人撈起來瞭,卻讓村裡人又吃瞭一驚,張強的腰上竟然捆著一塊大石頭!有細心的人發現,張強的手已經斷瞭,是反扭在身後的,張老頭就這樣爬在張強的背上!

            張傢媳婦終於醒瞭,神志卻不清醒瞭。有人問她她丈夫去哪裡瞭,張傢媳婦舔舔手指,呵呵傻笑,丟爹去瞭,要把他丟到魚塘裡去,還要綁石頭哦……